萌娘星纪第374章琅琊王族网络

2020-09-21 | 民生历史  浏览:0次

萌娘星纪 第374章 琅琊王族

会场上又是一阵鸦雀无声打断了陈默的沉思。

“师弟。”姜鸑鷟轻轻拉了下陈默的衣角。

“嗯?”陈默抬起头。

女孩轻轻示意。

门口又走进了三个女子,和吕氏春秋来的时候一样,走进拍卖大厅时,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都看着她们,表情有惊异,有羡慕,也有嫉妒。

三个女子花容月貌,但穿着不同,一个穿着儒雅长裙,肩膀带花,一缕青丝垂落,眸子深沉。一个穿着半铠半袍,星界非常流行武将的装束,另一《人民》( 2015年02月15日12版)个女子眉目如水,肌肤如雪,一袭水蓝色半透明薄纱的连身短裙,裙摆重叠,镶嵌金仙,黑色的过膝凤凰纹长靴,亭亭玉立的身段,十分迷人。

“这是琅琊王氏的人。”小云轻声惊呼。

“琅琊王氏?”

不就是中国历史曾经最兴盛的一个家族,在东晋王羲之那一辈最为兴旺,和当年的司马一族平分东晋,后因王谢两家之王导、谢安及其后继者们于江左五朝的权倾朝野、文采风流、功业显著而彪炳于史册,成就了后世家族无法企及的荣耀。为后人所嫉羡,故有“王谢”之合称。刘禹锡还有一首《乌衣巷》的诗曾感叹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,中的王谢便指他们。

和陈默知道的一样,琅琊王氏在星界也是一个类似宗门的势力,主宰于仓吴星域旁边的琅琊星域,琅琊王氏因‘兰亭书圣’王羲之和‘琅琊皇’王导而声名蜚然于内星域,星界星名变换几‘纪’,琅琊王氏始终都维持一脉,在星界都是极少见的。

琅琊王氏的三人也来到了第三层,有屏风的贵宾席位坐下。

三名女孩继承琅琊王氏一脉的儒雅秀美,颇有点吴道子画中‘吴带当风,曹衣出水’的风采,让所有人都自惭形秽,千年家风,不是一般宗门甚至吕氏春秋可比的,举手投足,一言一行都是谦谦温润。

吕氏春秋吕蒙冷笑道:“王献之,是什么风居然把你也吹来了,难道你们琅琊王氏也要到仓吴星域来购买字画,书法不可。”

说完,吕蒙哈哈一笑。

“吕蒙,吕氏春秋派你来千金阁,想当然也不是堂堂吕氏春秋没有人要你出面的吧。”水蓝半透裙的少女面无表情的回击。

淡金色的翩翩长发显出了她的高贵和优雅,海蓝色的眼眸里有着不同寻常的冷漠和神秘,比起琅琊王氏的温润,少女身上多了一分寒冰的漠然,反而更有魅力。

面对天星大将的吕蒙,少女还没有天星却是不卑不亢。

吕蒙嘴角一笑:“妹妹,叫什么名字。”

“地·明君星‘兰陵郡主’王元姬。”女孩齿如瓠犀,字字如珠。

吕蒙点头微笑,旁边的女子吕向不屑的说:“王元姬?这星名在琅琊王氏也没怎么听说过。”

“小人的听说与否和元姬何干。”王元姬漠然。

吕向闹了个难看的嘴脸,吕蒙大笑道:“嘴巴利索,不过最好有相应的实力才好。”说到最后几个字,吕蒙的话充满了杀气。

“我们琅琊王氏就是实力。”琅琊王氏武将打扮,正襟危坐的女子平淡的开口。

“王敦,说的在理。”王献之轻声一笑。

“仓吴星域可是我们吕氏春秋的地方,王献之,你们最好有自知自明。”吕向一拍桌子,怒气而出,站在身后的吕氏弟子一个个怒目而视,如同火焰。

琅琊王氏这边还是风淡云轻,静如流水。

当真是一个如火,一个似水,水火不容。

吕氏春秋和琅琊王氏都是彼此星域最大的势力,又因双方理念都十分的相似,甚至吕雉要召集星界吕氏星将的灵感都传说来源于王氏,彼此总是暗中较劲。

琅琊王氏也不太愿意看到和自己类似的势力模仿自己。

“算了,言语中吵闹只是懦夫之勇,若是琅琊王氏真的也想去通谷,就自求多福吧。”吕蒙挥挥手,不耐烦让吕家弟子都安静。

“没错,就算真正的勇将要想青史留名也需要我们灵力星将,吕蒙,这一次我们就看看,会不会有谁做到呢。”

王献之悠然放下白玉茶杯。

吕蒙大笑。

“阴盛阳衰,我辈不幸啊。”

陈默看着吕氏春秋和琅琊王氏双方,两人言语交锋都是女子,根本没有男人的话语权,在看三层包厢,坐了好几桌人,有几个男修但和星将一比就显得不值一提。

陈默感叹一声,又看着王元姬。

和其她星将不同,‘兰陵郡主’王元姬除了水蓝半幻的衣裙十分华丽外,她那如水如冰的性格颇有点小姨的影子,让陈默有些思念出了神。

王元姬的目光投来,蓝色的眼眸如寒池,还没有一个修士敢这么盯着她看的。

陈默收起目光,正色一笑,抱了个拳。

王元姬一愣,对陈默温和的态度有点始料未及,女孩哼了声,盯着不动。

“元姬,怎么了?”王献之顺着她的视线瞧到了陈默那桌。

锦绣宫裙的姜夔明明更加夺人视线,可是旁边男人沉着内敛的气息不由自主让王献之更加关注,星界里很少有男人和星将一起能有这个地步。

“没什么。”王元姬摇头。

“嗯,这男人的星力似乎很内敛。”王献之沉吟。

“男人都微不足道,我倒在意那一桌,想必吕氏春秋也注意到了。”王敦沉声。

第三层包厢最偏僻的一个包厢,坐着两人,不过两人都裹着斗篷掩去了自己的外貌。这个举动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,反而让人更加在意。

“不过只有两人,应该不是中央星域来的,不然也没有必要这么做。”王献之说。

“总之注意点。”

……

过了不久,拍卖会正式开始。

水晶灯光忽然黯淡下来,一名丰姿绰约的美妇盈盈走上了拍卖厅的高台上,美妇穿着华丽,素绢窄袖衫,水湖绿坎肩,水湖绿透地长衫,眉目如黛,散发成熟的韵味。

美妇出场后立刻博得了全场男人的欢呼。

“想不到这次大拍居然是卫夫人亲自出场。”

“是不是有什么好宝贝了?”

卫夫人媚色天成的一笑:“今日有特殊物品,吕氏春秋,琅琊王族都来了,本夫人怎好怠慢呢。”

“卫夫人,客气了。传闻上古星名,你还教过书圣书法。”王献之礼节性的回答,对女人的妩媚无动于衷。

上古时期,的确有过记载‘兰亭书圣’的书法曾得卫夫人亲手传授,打下了深厚的基础。不过那是另外几代的星名,如今也没什么关系,但凭着这个琅琊王族对卫夫人也算客气。

“想不到千金阁的阁主是卫夫人。”陈默欣赏着美妇的风韵。

卫夫人这个名字陈默还是知道的,在历史中也享有名气,西晋著名的书法家,除了著有笔阵图,传闻也是书圣王羲之的启蒙师父。

在这个书法闻名的星域,也只有她能镇住场子了。

“卫夫人人称‘妙笔名姬’,她的字,传说仙娥弄影,烟霏露结,离而不绝,红莲映水,碧沼浮霞。那是相当的出色。”姜鸑鷟佩服的说。

“鸑鷟师姐没有收集她的真迹?”陈默问。

“卫夫人极少会写碑刻,所以真迹很难收到。”

“有机会该要索取一个,这样师姐的‘千碑文’就更有威力了。”陈默思量着既然要帮姜鸑鷟既然铸造绝世星宝,那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真迹。

姜鸑鷟眨了眨眼:“师弟,你其实是看上卫夫人了吧。”

“我?”陈默看着卫夫人成熟淋漓,曲线风韵,对男人有着致命的杀伤力。“我看上了,可是人家看不上我啊。”陈默笑道。

姜鸑鷟捂嘴一笑,觉得师弟太谦虚了。

卫夫人做了一番开场白,高台周围已经站着侍卫,有两名侍女端上了一个宝盒,拍卖会正式开始。

第一样是块很大的石碑,螭首龟趺,是颜真卿真迹的碑刻多宝塔碑!

“又是颜真卿的真迹啊。”陈默第三次见到了。

在星界书法家里,颜真卿有一个爱好是非常喜欢石碑刻文,传闻身上带着许多珍贵的‘螭首龟趺石’,游历各大星域,每每抒发感情便挥毫刻写,留下极多的真迹,说起来姜夔,米芾各自都收有她的作品。

这多宝塔碑十分完整,书法苍劲谨严,结衔小字亦一丝不苟,清淡绝伦。

因为是真迹,碑刻留有入石三分的星力,光是砸下去就能好像星宝一样,修士们的最爱,尤其里面还有颜真卿的真迹,幸运的话还能领悟一些神通,星界灵力星将的书法自古就有这样的能力。

这多宝塔碑起拍价是“两万星元”

仓吴星域的修士们都争相出价,姜夔也有点动心。

不过最终还是被旁边的年雪松以三万八千星元给买下。

“承让了,各位,师公对颜公的字一然后告诉你逛超市要买什么直非常喜爱呢。”年雪松抱拳,很是客气的道。

“松下老人也该得到如此完整真迹。”

“代我们向松下老人问好。”

一干修士都奉承。

“今日松下老人没有来吗?”卫夫人笑道。

“师公正和一名朋友下棋,所以这次由我代劳。”年雪松不好意思的说。

卫夫人笑说:“松下老人也是仓吴星域德高望重的天尊,这多宝塔碑正适合老人。”

陈默看了他一眼,看来这松下老人也挺有来头的。

第一件拍卖结束,又是第二件,同样是一个碑刻,但并不完整,只有一小块。可是定睛一瞧,顿时叫人叹为观止。

只见碑刻上的笔画连绵不断,运笔遒劲,圆头逆入,功力浑厚。行笔出神入化,给人仪态万千之感,笔断意连,令人遐想无限。

姜夔的呼吸也变得微微急促。

“师姐,你好像都没有这样的真迹。”

陈默说。

“是的,他的真迹太难得了。”姜鸑鷟一叹。

第二件碑刻正是‘巅疯笔’张旭的杰作。

小孩脾虚便秘怎么调理
平顶山哪家医院看白癜风
安康专业白癜风治疗医院
友情链接: 双辽民生在线